song

Thursday, 3 April 2014

三月

整个三月好像过得很漫长那样
好像第一天就去工作了,还很不错骗了洁慧去工作,
毕竟,妈妈不在家,其实我就像一个人那样,虽然爸爸有在家,可是他耳背我真的有时会懒得说(使得、、是的我很不好,就像他每晚9点半就睡觉可是我就在他旁边用电脑到半夜)

当家里发生变化时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
例如我爸这典型的传统男人原本连碗都不会洗也会开始做饭给我吃
只是厨具还是放到隔天要用才洗
对啊然后我就抱怨每天9点到9点的工作,回来什么也不用做还要看一下连续剧平衡下自己
然后其实我爸每天早上6点半就出门,晚上6点半才回来,然后就马上去洗米煮饭做菜(虽然都是鸡蛋最多也午餐肉),然后才去冲凉,因为我七点放晚餐回来吃了休息一下就出去了,
9点回来爸爸就会坐在外面等,听到摩多声就去开门然后锁门,然后我就开始坐在电脑前...
每天那样的重复4天

第二个星期因为哥哥跟嫂嫂去旅行,所以我去陪妈妈顾他3个月不到的小孩
为了这件事,大家都烦了好一段日子
我不知道,我知道哥哥很辛苦夹在中间
小孩太小让别人带很贵,二千多新币一个月,最重要是他们不放心,
可是妈妈放不下家里,这个问题从怀孕开始就一直存在,
妈妈害怕接哥哥的电话怕听到那句“妈你几时要来?”,免得了几乎一通电话都不打去
然后对方误会,怀孕9个月家婆一通电话都没有是会令人误会
然后就这样那样,嫂嫂哭,哥哥哭,妈妈也哭

好吧那样过了一个星期
星期五凌晨到1点多回到家星期6早上8点又出门去做工了
我只是模模糊糊的起来上厕所,妈妈在洗衣,其实不早,只是前一晚妈妈陪我折腾了一整晚到4点,我说这女人病,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的病
还是我特别严重,整晚泻完吐,吐了两次,吐到胃都空了还一直揪起来差一点胃汁都要挤出来
整个星期了每晚吃几口饭就这天吃了两碗饭就这样,晚餐还大大块从鼻子出来那样
我已经整个人虚倒了妈妈还要去帮我洗,自己也在作呕
早上妈妈只说了“我很kek心,他去请了女佣回来”
女佣?女佣!其实当天真的很shock咯,前面到后面才几尺你说请女佣?
爸爸六十几岁不敢退休不敢跟你要钱你请女佣?
妈妈一整天都不吃,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